懒D

这里Devila/DD。
此号只负责为大手子打尻!
自己的东西在子博屯着xx
圈地自萌过激挑食

在渔网里奋力挣扎的草鱼和待食的咸鱼可没有高下之分

【神+日】和煦

*ooc*短
*甜的*流水账*
*偏无差!
以上都能接受?





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我的床边摆满了晦涩难懂的书,地毯上是玩过一次就扔着闲置的游戏卡带,墙壁上挂着一些我欣赏不了的画作——那是他闲暇时的无意之作,据他本人说那是放空冥想时不受控制而画出来的,然而拍卖市场的人发了疯地吹嘘其艺术性以哄抬价格,并且富豪们全都对此表示认同与赞美。



“你看,人类就是这么无可救药的虚荣的物种。”在收到第73次交易成功的通知后他回过头对我说。他向来如此直接,毫不避讳。


哈哈,若我是那群资产丰厚的富豪,在听到“超高校级的希望——神座出流”这个新鲜名号时,再受到一些足够的夸奖吹捧,必然也不会免俗。我其实有着普通人的外在和内心,这点我想他很清楚,可他理所当然地忽略掉了并将我和那群‘人类’分开来谈。


“你已经遇见了我,所谓人类最完美的作品,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神,我不觉得还有什么东西能让你惊叹。”神座出流一向如此骄傲,也总是对的。我养着他七年多,早就见够了’世面‘。但我还是希望他有点人情味,而不是冰冷得如同机械,在我发烧感冒的时候只按时送药,而没有一句多余的话。如果他会生病,那我一定好好照顾他以给他一个标准模板——可惜他作息精准饮食健康穿衣适度而且极爱干净,感冒?想想便好。



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他是个十岁的小孩子,是我父亲好友死后留下的“珍贵成果”,那时他和现在一样,聪明、冷漠、不近人情。当年青春期的我有点易怒,于是收养他的第一天便被气得动手,然而无用——在明白自己打不过这个长毛小孩之后我便收起了自己的脾气。


我一直普通得过分,但与一些优秀的人交好,常常受到学校里里外外人的奚落嘲讽。神座出流说他们是妒忌心起,而我确实不够优秀,在外人看来确实像是我在高攀他们。


为此我落荒而逃般离开了我和他住的公寓,打工的钱都花在了神座出流的衣食住行上,我在街角巷尾游宿至第二天深夜。商店街总是热闹的,来往行人说说笑笑,手里拿着平时我不舍得买的Haagen-Dazs。我在阴影里活着,于是也没人为我驻足。我这么想着。
 
“找到你了。”我不曾想过在这种时候,神座出流会出现在我的面前。“因为我不好暴露身份所以费了些周折,本来可以更早就找到你的。”
 
他那时才多大,大晚上的一个人跑出来,一只手拿着我的外套,另一只手拿着我常买的草饼。他出现的那一瞬我先是下了一跳,随即所有的气都消了——也许是因为我卑劣的臆想,被这样一个厉害的人寻找的虚荣感——如今想来,当时他的出现确切带来了一股温暖。
 


“哈。”我于是问他怎么找到这里来,他说是因为我常吃的这家草饼只有在这条商店街上最便宜。后来他理所当然地把“我常吃的”和“我喜欢吃的”混同起来,继而吃草饼成了我们共同的“爱好”。


 
即使后来他真的分清了“常吃”和“喜好”的区别也没用,每天看书学习时拿一个草饼吃的习惯再也没改掉,我和他都是。
 
后来的后来我问过他,为什么那时候要去找我——他这样全能的小孩不存在没我不行的状况。他说在我出走的第一天晚上他没有按生物钟睡着,左胸口一直感到有些绞痛,于是就去尝试找我,利用他自己的能力。


“其实日向创这个名字平凡又常见,但是这让我想到第一次见到阳光的时候皮肤感到的温暖感——这就是你一直以来给我的感觉。于是...我不想失去你,或者,被你丢掉。”

我说他终于有了些人情味,“如果这就是所谓的人情味的话,那还真痛苦,我想让我有这种异样感觉的人,最好只有你一个。”他只这样回答我。

哈,当年的我竟认同了这句话,于是直到现在我也相信着未曾变过。
 
我不知道这样的生活究竟要持续多久,但我乐于如此。
 



#超级短哈哈哈哈哈哈哈#
#暑假作业还剩一点了 开心就写写摸摸鱼#
#提问:创创和座座的年龄差?这篇文里的创创多大了?(傻子问问题)#
 
 
 
 
 
 
 

想写病娇癌文,我是不是有点恶心

哎哟不行了这个镭射眼神座可能是要笑死我

2017弹丸论破舞台剧 倾情奉上

狛枝他 他真好看 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好

(动作有参考

在你的世界里有这样一批人
他们是浮空的存在
你伸手想去抓住他们的影子
哪怕一点都好
然而你失败了
也许是因为他们没有影子
你只能碰到污浊的空气
而没有人会看你一眼
因为你本来就在地底
无人发现
垃圾东西。

(敲爆黑板

Devila是真的困:

希望您们写神狛文的时候不要带这样的称呼,看着恶心。
当然别的文也一样 我神座和我创都是男子气概爆棚的男性角色。
敲黑板!!!!!!!

神狛呜!!!
两张有点像又不像情头的....(?

我可能有点对不起日向君 因为我真真不会画他 从呆毛开始就不会画了.........

海藻精

残缺表现注意

可以说是非常喜欢这个画风了

(不知道在画什么系列)

【日神】狼与汪汪

给狗勾生贺!!@汪汪大哭 
压死线拿回了手机....匆忙改了一下.....很 很短小...的(私心)日神兽化小段子....
萌系尝试失败.....希望我们狗皇不嫌弃呜呜呜

二哈日向&狼神座。
(神座还只是一只有点厉害的小奶狼 日向比较青年(不


1???


我是一只狼。
从出生以来我就是独自一狼地活着,没有动物会过来侵扰我。

直到有天捕猎时我不小心跌落山崖,再醒来的时候,有一只长得和我有点像又绝不是狼种的物种傻傻地对我笑。

“你醒啦?我是创,是一只普普通通的哈士奇!”他伸出爪子过来挠我的耳朵。啧,要不是我不饿,他可能要当场死亡了。哈士奇啊...好像没在山里见过......

总之又是些无聊动物吧。

“喂,你再摸我要咬你了。”我发出威胁的声音。

“唔,我还以为大家都喜欢被摸耳朵呢。....你不是也是狗吗?”他还是没把爪子收回去。

“你才是狗呢。”我一爪把他拍飞。

哈士奇,是种傻狗。我心想。






2校长是什么能吃吗

创——那只哈士奇,是和人类一起生活的。它的主人松田君整天沉迷漫画,还有个怪怪的女朋友。我能感受到她常常向我投来异样的眼光。

“她为什么一直在看你啊?”创问我。

“............”我不知道。没有回答他,我依旧趴着打瞌睡。

然后过了一会儿,我听见那个女人用夸张的语气叫道,“神座出流前辈!!!”

....................

“小狼先生,从今天开始你就叫出流吧~~~校长先生知道了的话一定超————开心喜悦痛苦绝望的呢!得意学生家的宠物恶搞了学院创始人的名字什么的..........最高了呢!”

........无聊的恶趣味。我默默盯着这个抓狂的女人。

“不许打扰出流的休息啊!”那只哈士奇汪汪几声,就往她身上扑打。结果被捉住后颈一把拎起来———又被随意扔在地上。

是扔的。

“像你这种普通到一无是处的狗就不要贴过来了!笨蛋肥猪二哈犬!”

创还不服,又凶了她几声,然而和我预料的一样,没人理他。

“你是不是过于无聊了?不疼吗?”我身为一只礼貌的狼,形式上地问了几句。

“她不是在欺负你吗.......我就...看不过去嘛....出流....啊啊啊啊好痛别拍我!”他扭了扭身子,就这么也用“出流”这个名字称呼我。

“..........你安静点。”

我把爪子拍在他的身上,比想象中还要结实。在这样的主人“照顾”下还能这么健康可谓是没心没肺。

“出流我们可是朋友啊……”

“朋友是什么?”

我又开始打瞌睡。




3狼尾

“出流出流!”创每天都在我耳边叫我的名字,实话说,这很聒噪。

我不想理他,他就要扯我的尾巴,然而身为一只高贵的狼,我当然是会躲开的。

然后他就汪汪大哭了,叫得很凶。

“闭嘴。”我反爪就是一耳光。

“可是出流的尾巴真的很软很好摸啊汪汪汪....”说着他又伸出肉爪爪凑上前。

“那当然了这可是狼尾里的高级货....................!!!”

该死,尾巴被摸真的好舒服。

然而我还是把他打到四仰八叉躺在地上,因为他拉拉扯扯差点没把我的尾巴拉断。



4散步

出去散步吧,创邀请道。咳,不就是想去看看楼下的各色妹子吗。

不对,看楼下那群猫猫狗狗对他的态度,他好像不论雌雄都会招惹。

不然怎么都追着他打呢。

于是我今天第一次和他出门,就被一群猫狗包围住了,其中有只暹罗盯着我,眼里发出诡异的光。然后,我走到哪他们都跟着,又区别于他们追打创那样。他们甚至告诉我好多有关创到处收集珍贵而私密的项圈的故事。

“出流你比我受欢迎太多了……”回到家,创搭着我的腰汪汪大哭。“没事,交点朋友总是好的,唉...”

“这都是你自找的吧。”

不哭,揉揉。我挠挠他的后颈,这让他舒服了一些,并变本加厉地整只狗扑在我身上。

“出流你的毛色纯黑纯黑的,眼睛也好漂亮.....”

“闭嘴啦你这用着拙劣的修辞手法的哈士奇。”我又一次把这只脸上带着“狗没学过修辞”的大狗给踢出去。

身为高贵的独狼,我并不需要其他的朋友。

嗯....其他的朋友。



End or TBC.
觉得兽化超可爱xxx
其实我还想写多一点但是无奈被收手机了只好卡在“朋友”这个微妙的地方.........

再次祝狗勾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