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最近在打游戏/备考

【神+日】To Sun

*ooc*短
*甜的*
*偏无差!偏亲情向!!
以上都能接受?





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我的床边摆满了晦涩难懂的书,地毯上是玩过一次就扔着闲置的游戏卡带,墙壁上挂着一些我欣赏不了的画作——那是他闲暇时的无意之作,据他本人说那是放空冥想时不受控制而画出来的,然而拍卖市场的人发了疯地吹嘘其艺术性以哄抬价格,并且富豪们全都对此表示认同与赞美。



“你看,人类就是这么无可救药的虚荣的物种。”在收到第73次交易成功的通知后他回过头对我说。他向来如此直接,毫不避讳。


哈哈,若我是那群资产丰厚的富豪,在听到“超高校级的希望——神座出流”这个新鲜名号时,再受到一些足够的夸奖吹捧,必然也不会免俗。我其实有着普通人的外在和内心,这点我想他很清楚,可他理所当然地忽略掉了并将我和那群‘人类’分开来谈。


“你已经遇见了我,所谓人类最完美的作品,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神,我不觉得还有什么东西能让你惊叹。”神座出流一向如此骄傲,也总是对的。我养着他七年多,早就见够了’世面‘。但我还是希望他有点人情味,而不是冰冷得如同机械,在我发烧感冒的时候只按时送药,而没有一句多余的话。如果他会生病,那我一定好好照顾他以给他一个标准模板——可惜他作息精准饮食健康穿衣适度而且极爱干净,感冒?想想便好。



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他是个十岁的小孩子,是我父亲好友死后留下的“珍贵成果”,那时他和现在一样,聪明、冷漠、不近人情。当年青春期的我有点易怒,于是收养他的第一天便被气得动手,然而无用——在明白自己打不过这个长毛小孩之后我便收起了自己的脾气。


我一直普通得过分,但与一些优秀的人交好,常常受到学校里里外外人的奚落嘲讽。神座出流说他们是妒忌心起,而我确实不够优秀,在外人看来确实像是我在高攀他们。


为此我落荒而逃般离开了我和他住的公寓,打工的钱都花在了神座出流的衣食住行上,我在街角巷尾游宿至第二天深夜。商店街总是热闹的,来往行人说说笑笑,手里拿着平时我不舍得买的Haagen-Dazs。我在阴影里活着,于是也没人为我驻足。我这么想着。
 
“找到你了。”我不曾想过在这种时候,神座出流会出现在我的面前。“因为我不好暴露身份所以费了些周折,本来可以更早就找到你的。”
 
他那时才多大,大晚上的一个人跑出来,一只手拿着我的外套,另一只手拿着我常买的草饼。他出现的那一瞬我先是下了一跳,随即所有的气都消了——也许是因为我卑劣的臆想,被这样一个厉害的人寻找的虚荣感——如今想来,当时他的出现确切带来了一股温暖。
 


“哈。”我于是问他怎么找到这里来,他说是因为我常吃的这家草饼只有在这条商店街上最便宜。后来他理所当然地把“我常吃的”和“我喜欢吃的”混同起来,继而吃草饼成了我们共同的“爱好”。


 
即使后来他真的分清了“常吃”和“喜好”的区别也没用,每天看书学习时拿一个草饼吃的习惯再也没改掉,我和他都是。
 
后来的后来我问过他,为什么那时候要去找我——他这样全能的小孩不存在没我不行的状况。他说在我出走的第一天晚上他没有按生物钟睡着,左胸口一直感到有些绞痛,于是就去尝试找我,利用他自己的能力。


“其实日向创这个名字平凡又常见,但是这让我想到第一次见到阳光的时候皮肤感到的温暖感——这就是你一直以来给我的感觉。于是...我不想失去你,或者,被你丢掉。”

我说他终于有了些人情味,“如果这就是所谓的人情味的话,那还真痛苦,我想让我有这种异样感觉的人,最好只有你一个。”他只这样回答我。

哈,当年的我竟认同了这句话,于是直到现在我也相信着未曾变过。
 
我不知道这样的生活究竟要持续多久,但我乐于如此。
 



#超级短哈哈哈哈哈哈哈#
#暑假作业还剩一点了 开心就写写摸摸鱼#
#提问:创创和座座的年龄差?这篇文里的创创多大了?(傻子问问题)#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