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最近在打游戏/备考

【瑞嘉】坠入

@瑞嘉同人企划专用bot 
OOC!HE!
电影《坠入》
坠入爱河。
坠入深渊。
 
 
“我想给你讲一个故事。”
 
 ————————————
 
圣空星的帝都街道上人声嘈杂,但见着王城内飞出的御座不由得都伸颈侧目。是那位重要人物的成童舞象之年(刚满15岁)———过不了多久,这个人就要在圣空星称王了。




 
谁不知道嘉德罗斯就是那个近乎完美的人造人,在凹凸大赛上血战群雄最终凯旋而归的唯一的那个人。原本在他回来后就应进行加冕,可也不知为何,他进了城便再没出来,一直到七年之后的现在。

 
圣空星官方说的是嘉德罗斯年龄尚幼的缘故,但谁会轻信这个理由?于是开始的几年总有人议论,不过到后来...也很少人真正在意了。直至今日他重新出现在公众的视野里,依旧是如当年归来时的风采,人们才又将“年纪尚幼”搬出来取笑。


 
当年9岁,就是那样凌厉,就算是等到如今,他也不过是...少了几分孩子气。
 
 
 
 
嘉德罗斯今天是出来巡游都城的。虽然他觉得这真的很无聊很无聊。圣空星是繁华的——这是当然,赢得了凹凸大赛之后创世神对他们,是“特别眷顾”的。他的目光扫过繁华下的每一个角落,那是许多庸庸碌碌的普通人生长辛劳的地方。


 
“我想下去看看。”嘉德罗斯说。虽然用的是“想”这个字,他却是毫不客气地拉开了飞船的舱门。低空飞行的好处便是用不着防护措施,他纵身一跃便到了地上,只是扬起一阵尘土。
 
“不用等我,本王自会料理。”
 



只有亲临地上之时嘉德罗斯才感受到这座城的繁华,他以前...一点印象也没有。他对很久以前很多的事情只有一个符号化的印象,就连那个让他声名赫赫的凹凸大赛...他也记不清楚这其中的故事。说是人造人的记忆并不稳定,他自己是半信不信的。
 



他没有沿着大道走,而是下意识地钻进小巷里去玩。这里比王城里的空气要好——起码一点也不闷,连小巷里都是热闹的。
 
 
 
真的没有黯淡清冷的地方么?
嘉德罗斯像是钻牛角尖似的在城里乱逛。
 

“别告诉我这里是最清净的地方啊...”嘉德罗斯试着避开人流走,最后......面前是一座别墅。
 
是最普通不起眼的版型,涂着白漆的墙壁看起来经过了些年头,有些泛黄。门虚掩着,要不是欢迎小偷就是不怕来人。
 
这里是很冷清,可是不像没有人,更显得——诡异。
 
 


“不慌,不慌。”嘉德罗斯拍拍脑袋,推门进去。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他——才没有什么好怕的。
 


还好这是白天。阳光透过薄薄的纱帘洒在客厅里,也没有在外面看时这么诡异。这里摆设不多,只一张沙发而已。
 
 
 
“这里可是有人的。”
 
嘉德罗斯背后一凉,这声音是楼上传来的。只见楼梯上下来一个男子,银色长发已然过肩,身上只穿一件病号服。在光下那人的身上有几处清晰的褐色伤疤。明明应是羸弱的味道,嘉德罗斯却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场。
 


男子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紫色的眼眸中透着浑浊。
 
 
“你是...谁?”嘉德罗斯心想,这人好奇怪。
 
“......无端端闯进我的家里问我是谁?你不觉得可笑么?”
 
嘉德罗斯挠了挠头。
 
“格瑞。”男子将头发向后撩去,“我是格瑞。”
 
 


嘉德罗斯心里一震,只觉得这人说话方式有些奇怪。“我是”?这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自我介绍的说法么?
 
“我们见过?”
 



“没有。”
 
“你没见过我?”
 


“嘉德罗斯。My sincerely...Prince.”格瑞拍了拍沙发上的灰,“坐?”
 




这很正常,圣空星谁不认识嘉德罗斯?可是能态度这么泰然的也不会有第二个人。简直让人怀疑他们是不是早就认识——不可能,他对他没有印象。
 
但嘉德罗斯还是很听话地坐下了。格瑞就在他旁边落座。
 


“为什么绕到我这来?这条路很显眼?”
 
 
 
“这是本王的都城,自然想去哪就去哪。”
 
 
 


“既然来了,你想听故事吗?”
格瑞拉开面前的落地窗,让阳光落进来。
 


————
 

“很多年前,我去参加了...一场血腥的大赛。在那里我遇到了...很多人。我的旧友,我的敌人......还有我一生最重要的一个人。
 


我刚来大赛的时候,他也已经参加了,那时候他很狂妄,那神态那架势就是一副‘老子无所不能’的样子。然后他到处找人打架上分......最后找到了我头上。
 


他说,‘等我赢了你,我就是大赛第一了。’
 


然后他便跟我打了起来。当然,我那时还赢得了他。我是不屑于跟这个毛头小子打架的,所以扭头就走。但他确实很擅长赚积分,很快就爬到了第一的位置。
 


我以为我能有几天安生日子过,可是他依旧是不厌其烦地来找我——打架。尤其是在我的发小——他叫金,在金莫名其妙参赛之后。金那个孩子太傻,我有时必须帮他,于是在那段时间,那家伙找我更加频繁,有次我们打架还害得我俩的武器都坏了,他那边是安然自在泡岩浆浴,而我这边,倒是麻烦事更多了。后来有个联盟的首领,企图搞一个‘百死百生’的计划,差点——被坑惨了。不过后来我们还是赢了,通过了预选赛。当时参赛的人有那么多,通过预选的...也只有这么100个人了。”
 


“那其他人呢?”
 


“回收了。”格瑞不知从哪摸出一瓶红酒打开,自己便倒出来喝。见嘉德罗斯眼睛一亮伸手想抢,他就将手一抬,“你现在喜欢喝红酒了?”
 


嘉德罗斯一听是红酒就坐了回去,“我以为是葡萄汁。”
 


“是啊,你还没成年呢。”格瑞从唇边流出一抹笑,也不多说,又从冰箱里摸出一罐可乐扔给他。
 
 
 
他继续说:“预选赛之后就是淘汰赛。淘汰赛...”
 


“这个赛制有点耳熟。”
 



“...淘汰赛的赛制是分组一对一。赢着生,败者亡。我和他...在分组的两端,一路赢到最后......但是我的发小,还有一些也非常优秀的人,我甚至看着一对恋人在竞赛场上相见,这种自相残杀...实在是可恶!”回忆间格瑞的眼睛竟有些湿润,“你知道,我一开始是抱着反抗的心去参赛的,真可笑,创世神怎么可能给我们反抗的机会!我们被关在那样的囚笼里...人人相争朋友相残,呵。”
 

“喂...那最后呢?”
 

“他赢了。”格瑞灌下一口酒。“只有他活着。”
 

“只有他?那你......”
 

“好奇我为什么活着?”
嘉德罗斯确实是好奇,再者这个故事听起来确实...有些熟悉,又不太熟悉。
 



格瑞的眼睛有那么一瞬间黯淡了,眼底写着难以言说的情绪。那是失望?还是难过?嘉德罗斯读不懂。
 


“淘汰赛最后的那一场,是我跟他的比赛。其实我们在那之前...发生了很多事。我带他养伤,在他手下的人‘战死’的时候陪他建碑,他陪我把金送到他的姐姐那里......我身上的伤也都是因为他受的——不过,也是他替我包扎的。”格瑞将衣袖撩起,露出几道可怖的疤痕,“这之后...”
 

“那场比赛是在一定范围内不限场地的,所以其耗时很久。创世神也不会看着我们疲于战斗,也是处处设险。我们当时都负了伤。
 
他们断绝一切供应,而后设计一些...陷阱。基本上最后就是在徒徒耗费我们的生命。这之后官方说法是我被扔进岩浆里...然后那家伙赢了,趾高气昂地说:‘渣渣’。”
 


“官方说法...看来还有不官方的啊?”不然这位格瑞先生才不会活着站在这说话。
 
 
“是啊,这个不官方的故事...牺牲很大呢。”
 
 
 
“什么牺牲?”
 
 
“你想听?”
 
嘉德罗斯撇撇嘴。
 
“那明天再过来。”
 
 
“谁稀罕啊!”他最讨厌被吊胃口,关上门就走。
 
七年来的头一次出城,时间全浪费在听这人讲故事上了。
没关系,这之后随时可以再出来。
 
 
 —————
 
“凹凸大赛”。嘉德罗斯在键盘上敲下几个字。
格瑞说的大赛,赛制果然和上面写的一模一样。他查阅了近几轮凹凸大赛的冠军和参加决赛的名单。
 
他看到【嘉德罗斯】【格瑞】这两个名字并列在一起。
 
嘿,我没有任何印象。
 
我为什么没有任何记忆?
 
我记得凹凸大赛上每一个人的脸。我记得我高居积分榜第一。我记得我最后凯旋而归。我记得——
 
有很重要的东西被遗漏了。
 
最后的比赛...
这几年来......我一直记不清的——
 
 
他为什么对我如同熟人一样?为什么随手就可以拿到我喜欢的饮料?
 
 
我为什么不抗拒他那时候在我旁边坐那么近?
 
 
我为什么这么听话?听他的话?
 
 
啊。
 
 
 ——————————————
 
 
 
 
创世神不给他们阳光,于是天空上涂绘了浓重的烟云。
 
格瑞觉得自己活不了多久了。他抬手摸摸左腹,一处贯穿伤。血漫得整件衣服都是——当然伤口不止一处,衣服也被挫得没有一块完好。而几米开外的嘉德罗斯,想必也没比自己好多少。
 
几个小时前,那家伙还硬生生扯出一个笑容对着自己,“格瑞你这个渣渣。”
 
明明自己也不怎么样嘛。
 
嘉德罗斯那时给了他一个提议,同归于尽。
格瑞推了他一把。“我们都可以活着。”
 
不过是一句头脑胡乱时说出的话,他如今却真的在思考怎么样活下去。只有胜出的人才能跟创世神谈条件,可他们两个都不是。
 
 
“凹凸大赛的规则可没说胜者只能有一个。”
 
 
嘉德罗斯吐了口气。
 
“丹尼尔.........之前跟我说的。”
 
 
丹尼尔还真是好心,堂堂七神使...还钻这种空子。格瑞真想这么吐槽,但这次,他是真的帮了忙。
 
 
“胜者寥寥无几”,并非你死我活。
谈判的资本到手了,而接下来就是在创世神的枪口下,抢人。
 
“嘿,谈个条件吧,我们伟大的创世神。”
 
 
“一个人给我记忆,一个人给我...时间,怎么样?”
 
“直到他有一天找到你,你的时间才会流动。不然,就静止下去直到海枯石烂沧海桑田物是人非——任你骨枯。在世界的最后我会把所有人都回收掉,就剩下你——只要他没找到你,没想起你。”
 
 
“好。”
 


“好。”


……
 
 

—————————————
 
 
 
“事实证明,自信,或者说自负,还是挺有必要的。”
 
 
“你真的和以前一模一样。”
 
“你倒是没以前这么燥了,不过还是一样狂,一样......凭直觉做事。”
 
 
“嗬我要是没有这点能力你就定在这吧。”
 
 
“My dear Godross.”
 
 
第二天故事讲完了,嘉德罗斯获得了一罐可乐,格瑞抱走了一个超重的黄毛小子。
 
 
 
 Fin.



想表达的是他们对手/战友/爱人之间的信任和默契,一个沉重但尽力可爱温暖的氛围,希望能传达到()
请查收——
求评求心求蓝手
 

评论(5)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