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最近在打游戏/备考

三岁

呜哇谢谢狗勾!!!
趴趴的犬系男友创可以说是非常妙了!!!
以及绝望残党这是一边嗑视屏一边吃日狛的狗粮而不自知()
狗勾太棒啦!!!爱你!!!!

坚强而毫无意义地活着:

*CP:日狛


*迟来的阿梑 @D———— 10月8号的生贺,阿梑生日快乐!


*灵感来源视频:戳这里 (结合视频看更加方便脑补?)


*OOC,一发完结


*题目的意思是说日向幼稚


————————————————————————————————


狛枝生日那天我送了他一只半大的边境牧羊犬作为他的生日礼物。如今和狛枝同居一年多,这只被我们通过论破而最终决定名字为饭团的边牧,经过我和狛枝的悉心教导和喂养,也平安讨喜地长到了一岁多,成了一只聪明可爱,进退守礼的“别人家的狗”,既不撕卫生纸,也不翻垃圾桶,更不会在我们谁在卫生间或者一起在卫生间的时候,悄无声息地伸进一个狗头眼巴巴地观看。


十分的羡煞旁人。


 


这都是我要说的故事前提。


大概是一个月以前,狛枝被未来机关派出去执行任务,时间不定,内容也保密,不过也因为我所拥有的权限有一定的等级性,所以我提前就知道这个任务不存在威胁生命的难度等级,因此我也就勉为其难地同意狛枝一个人去执行这个任务了。当然这不是说我不信任狛枝,为心爱的人担忧这都是人之常情嘛。


狛枝出发后的第一天,他上轮船之前给我发了一张自拍,海港边,碧海晴空,轮船上的小旗子迎风招展,白发青年西装革履意气风发,一手带着黑色的皮质手套,拎着银白色的小箱子,倒不像是一个执行秘密任务的公务员,反而像是公款旅游的年轻总裁。


我也就把照片反复看了个几十遍,备份几十个盘,设定成手机,pad等等多个电子设备以及聊天软件的背景桌面而已。


狛枝出差三天,我把狛枝平时明令禁止的饮料游戏,吃了个够,玩了个够。体重明显上升,六块腹肌有两块明显要消失。


等狛枝回来拉着他一起减肥减下去好了。我摸着肚子,又往下看了看,这段时间就委屈你了。


狛枝出差一个星期,我吃的也吃腻了,玩也玩腻了,实在是太无聊我又开始锻炼身体让腹肌回来了。


饭团想狛枝了,晚上睡觉趴在床上狛枝的位置,睁着一双乌溜溜的狗眼对着我委委屈屈的哼唧哼唧,我叹气,抬手抚摸着它的狗头:别哼了,我也想他啊,可任务没完成他回不来。我眼珠一转,看着饭团:不如咱俩一起嚎?


饭团汪了一声,深表赞同。


我:啊————————狛枝————————你快回来啊——————————


饭团十分配合,在旁边陪着我飙高音,嗷呜嗷呜的。


没嚎两声,门外有人砸门,饭团箭一样冲过去,兴奋地汪汪汪。


但是敲门的不是狛枝,是邻居。


邻居一边敲门一边喊:干什么干什么!!!大半夜的要死啦!!!嚎什么嚎!!!让不让人休息啦!!!失恋了出门右拐一公里就是河喝酒还是跳河没人管你!!!再这样扰民我要报警了!!!


饭团不甘示弱:汪汪汪汪…………


我在邻居下一波砸门之前将它抱开,掐住它的狗嘴:嘘嘘嘘——


饭团估计是没反应过来,它甩头挣开我的手,还顺口咬了我一下,幸好它还小,下口也不重,但还是留下了一片牙印,而且疼得我嗷地叫了一声。


“饭团!”我怒叱他。


饭团耷拉着耳朵,弓着背,尾巴也垂了下来,它也知道他咬了我,很过意不去,用湿漉漉的鼻子蹭了蹭我的手,伸出舌头舔着我被它咬过的地方。


 


狛枝出差十五天,这是我联系不上他的第十天,他最初出发的时候,我还能跟他发发视频,煲煲电话粥,两三天过后,只能偶尔通过电话联系上他,第五天开始,电话也打不通了,只能靠短信联系,后来,短信也只能断断续续的收到,再后来,他也不给我发短信,也打不通电话,也没有视频了,要不是我事先知道任务大概会去哪些地方,因为重要性之后电子通讯设备会处于半关闭状态,我大概都会认为狛枝这是要脱离现代社会,回归原始生活。


我联系不上狛枝,除了日常的上班下班,照顾饭团,把饭团和我的近况编辑短信照片视频发送给狛枝之外,实在是觉得无事可做。


于是有事没事我就跟饭团一起趴在门口咸鱼。想着狛枝风尘仆仆地归来,一开门就能看见我和饭团。


大概那个时候我也一定会兴奋地摇尾巴吧,虽然我并没有尾巴,不过让狛枝亲亲我那也是极好的。


狛枝出差二十天,饭团已经习惯了在门口趴着的时候给我预留位置,甚至有时候还会眼神示意我:一起去呀?


事实证明,当热恋的人处于不得已的两地分居的情况,闲的蛋疼那一方绝对会干出傻逼的事情。


狛枝出差二十五天,我遛狗的路上突然被一件狗狗外套吸引。


那是一件熊猫套装。


我看了看我家黑白相间的饭团,感觉那一瞬间有什么新灵感点亮了我心中的小灯泡。


 


我把新拍的视频发送到了狛枝的手机上。视频里,饭团穿着新买的外套,跑的撒欢。


 


第三十天,狛枝回来了,但是人黑了点,也受了点小伤,不过不打紧。外出执行任务哪有不受伤的,他平安的回来,能让我实实在在的抱住他,就是上天给予我的最大的眷顾。


只是狛枝只让我抱了一会儿就把我推开了。


“15号那天的视频是你发的?”狛枝这样问我。十五号,也就是狛枝出差的第二十五天。


我看着狛枝脸上贴的创可贴,瞬间紧张起来:“怎么?影响到你执行任务了?狛枝,对不起,我……”


“不是,日向君,我是说没有影响。”狛枝眨了眨眼,忽然噗嗤一声就笑开了,他这一笑,就像冰消雪融,一下子整个世界都显得那么春意盎然。


他用手挡着嘴,笑的眉眼都弯了起来。


可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是紧张:“到底怎么回事?狛枝你到底怎么受伤的?”


狛枝拍拍我的肩膀:“没事,小小的擦伤而已,别担心啦日向君,我的任务也完成了,快回家吧,我想我们家饭团了,你不想我吗?我们就在这里站着?”他说这话的时候还意有所指地用眼睛环顾了一下四周。


四周未来机关的同事,看天看地看手机,心照不宣地全部都不看着我和狛枝,一副你们继续,我们不存在我们只是帅气的背景板的样子。


我也不想在这里让狛枝继续吹海风,于是拉着狛枝赶快回了家。


再见不到这家伙,我真的要闲的长草了。


饭团也要想死他主人了。


 


不过15号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最后还是从当时跟狛枝一起执行任务的同事那里知道了原委。


还是我发的视频的锅。


当时狛枝正好深入绝望残党的一个秘密据点,但是那个时候他和同事走散了,虽然在一个地图里,但是谁也联系不上谁。当时狛枝的手机摔坏了,虽然外壳没事,但是内核已经半灵不灵,也没法关机——同时因为是当天摔坏的,所以不存在没电的问题。


手机摔坏了,什么都做不了。发短信打电话也没反应,狛枝就以为不好用了,也没去理。却没想到他和同伴走散之,发现绝望残党之后,手机突然响了。


那个时候,绝望残党并没有发现狛枝。


突兀的铃声吸引了据点里所有人的注意,包括近在咫尺的绝望残党,包括就在附近的同事。


绝望残党和同事都靠着这个铃声发现了狛枝。


绝望残党抓住了狛枝,还没收了他的手机。没收了手机还嘲讽狛枝,死了就怪这个给他发视频的家伙(他看了狛枝的手机,知道那是个视频)。


绝望残党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视频。


伴随着手机坏掉的扬声器里传来的锯木头一样的BGM——用同事的话说,当时绝望残党明显的呼吸一窒,面部表情明显的扭曲了一下。


“据我的分析他是想笑,但是碍于其他同伙在场,场面比较严肃不适合笑,所以他的表情非常扭曲。”同事这么告诉我,“后来我们就把这伙绝望残党当场拿下了,狛枝没大事,就是被我们拉开的时候,脸上不知道被谁用指甲划了一下,受点小伤,忌村前辈给他涂过药了,保证不会留疤。”


我点点头,说到时候我会去感谢忌村前辈的。


 


“日向君你发的那个视频可真是及时啊,差点害死我。”晚上,狛枝抱着我,蹭着我的脸这样说,“不过也幸亏有它,我才能得救。说起来那到底是个什么视频?”


“你没看过?”


“之后手机就彻底报废了,我当然没看过。”


“我觉得你现在差不多也该猜到是什么了。”我咬了一口他的下唇,然后冲着穿着熊猫外套背对着我们专心啃脚的饭团努了努嘴。


饭团心有所感,扭过头来,吐着舌头。


它那黑白相间的脸和外套的兜帽蜜汁契合在了一起,我明显感觉到我身边的狛枝“噗”了一声,显然是想笑但是又克制住了。


我伸手抓过床头柜上的手机:“想看我这里也是有视频的,不过——”


我顿了顿:“先把正事做了先?”


狛枝眨了眨眼,这次真的笑了起来:“来啊~”


——END——

评论

热度(16)

  1. D————single dog_百万单身险 转载了此文字
    呜哇谢谢狗勾!!!趴趴的犬系男友创可以说是非常妙了!!!以及绝望残党这是一边嗑视屏一边吃日狛的狗粮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