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最近在打游戏/备考

【瑞嘉】相互作用

 @瑞嘉同人企划专用bot 

是企划的文组的六月的文,灵感是毕业!
(虽然没有特别明示了)
校园paro.小甜饼.
年龄差自动缩小.




0
嘉德罗斯和格瑞从来不会同时出现在学校泳池里。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祖玛同学曾经这么说过。

好吧,他们本来就不是同级生,就算是上游泳课也不是一起的呀——有人这么问。

唉呀这你就不懂了吧,来,我跟你说。某雷德同学偷偷翻开了一本厚厚的记事本。

1
那时候嘉德罗斯刚上高一,嚣张跋扈的气质从没消失过。当他以一个新校霸的姿态出现在上了高三的纪律部长格瑞同学的面前的时候,后者只看了一眼,便掏出违规记录册在上面刷刷地写下几行字。


“嘉德罗斯同学,耳钉耳坠以及其他的饰品是不能在校园内佩戴的。”格瑞推了推平光眼镜,面无表情地看着对面双手交叉抱胸一脸狂拽的少年。

嘉德罗斯很显然没把些纪律当回事,嘴角上扬:“放纵任性是强者的特权!我可不会在乎这些无聊的规则。”

“哦。”格瑞在心里汗了一把这家伙怎么如此中二,和那张还有点婴儿肥的脸真是配极了。

他不紧不慢地走上前去,嘉德罗斯把下巴又抬高几度,正对上俯视着他的格瑞。随后——格瑞伸手从嘉德罗斯脸上撕下一片黑色五角星。

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靠。这人活腻了。嘉德罗斯涨红了脸。

嘉德罗斯气得上来就是一套冲拳招呼,哪想对方一个侧身便捉住自己的手腕顺势卡在后头无法挣脱,他甚至右腿一扫击中嘉德罗斯的双膝,直接断了嘉德罗斯反击的想法。

“你放开我!!”嘉德罗斯炸毛。


格瑞看着这个黄毛小子气急败坏,这家伙眼底的金色都快烧起来了吧。



“同学你记住,就算是中二贴纸也不能贴在脸上。”格瑞把星星贴纸粘在对方的手套上,顺势一推,与嘉德罗斯拉开距离,扬长而去,“别想着报仇,这学校里不存在打得赢我的人。”


.......打不过?!嘉德罗斯这才震惊起来,随即忿忿然吼道:

“格瑞!!你等着!!!我会找你正大光明打一架的!!!”


格瑞脚步顿了顿,还是没理他。


于是中二少年嘉德罗斯终于又有了每日消遣的目标,寻找格瑞,与其打架。

当然格瑞一点也不闲,就算他是出国党可是学分还是要保证,哪能任性;更何况自己还是个纪律部长,不干好的话真对不起丹尼尔主席啊。

“拜托了嘉德罗斯,我们可以在其他方面比较吗,我真没有时间陪您这大少爷打打闹闹。”

“也行!”

总之这事儿是答应下来了,以至于接下来的一个学期里,学校田径和各科考试的各项纪录,被格瑞和嘉德罗斯的名字不断刷新着。

2
开始还是很安分地在比一些正常项目,在格瑞的冷漠抗拒脸下,两人平分秋色,谁也不比谁厉害。然后比赛就延续到了一些奇怪的方面,比如说潜水憋气,比如说一口吃个汉堡,还有什么可乐曼妥思放一起吃,还有....吃雪糕什么的。

“我说嘉德罗斯,你这样真的很浪费。”
格瑞看着正风卷残云般吃着麻辣烫的小孩儿说。

“浪费....唔....你倒是吃啊……你看看你面前这么大一份...”嘉德罗斯含糊不清地说,拿着串串指着格瑞面前那排整整齐齐泡在汤汁里的肉串儿,“你这次可输给我了要!”

“都说了我不喜欢吃。”

格瑞撬开两瓶大排档特供冰豆奶的瓶盖,递了一瓶给嘉德罗斯,后者拎起一罐可乐格挡,“我也不喜欢喝牛奶。”

“....这是豆奶。”

“差不多!”

格瑞心想这区别还挺大的,他其实是个坚定的牛奶党核心成员,不过没有激进到只喝牛奶罢了。格瑞还是没收回手,看见可乐的时候他皱了皱眉头。

“你试试,不喜欢给我。”

嘉德罗斯盯着格瑞手里的豆奶,犹豫了一下,耸耸肩,“手脏。”他看看自己两只握住好多串串的手。

“过来。”

嘉德罗斯很自然地把头仰起来,格瑞将玻璃瓶放低倾斜,对准前者微微张开的的嘴就灌了下去。由于距离的原因这个动作其实有点麻烦,嘉德罗斯没呛着已经算是运气好,后来格瑞连手带瓶收回去的时候,一小股豆奶沿着嘴角流了下来。

“不好喝。”

不知道是因为舔不干净还是真觉得不好喝,嘉德罗斯嫌弃道,说着扒了口汤心贡丸。

格瑞没说要是您不喜欢第一口就喷出来了,于是就着瓶口咕噜咕噜把剩下的半瓶奶给喝完,一点儿不剩。

“嗯,有点儿辣。”

嘉德罗斯差点儿没一口汤汁喷到格瑞脸上,瞬间涨红了耳根,“你恶不恶心啊格瑞!!”

格瑞泰然自若地喝起了第二瓶豆奶。
“所以说,以后要撸串去隔壁找雷狮。”——你看我都这样了别缠着我了吧。

“呸!!!新账旧账都没算完呢你让我跟他和平相处是不可能的!!!”雷狮之于嘉德罗斯那就是个跟他抢地盘的另一个痞子头,积怨很深的,“领地意识这种东西,格瑞你不会不知道吧?”

呵,还领地意识呢。格瑞扬起嘴角。

“你们这是藩镇割据。”

“哦不对,雷狮是社会人,和你年龄层不同吧?”

这话的言外之意是,身为校区的纪律部长,整个学校都是格瑞的地盘,而嘉德罗斯的势力范围暂时来说超不出这个学校。嘉德罗斯脑子一转反应过来,气得抬起手就砸向格瑞——还拿着烤串呢。


格瑞灵活地一闪,顺势转身,挥手,走人。徒留嘉德罗斯一人炸毛想追又舍不得串串。

角落里的雷德和祖玛看着一愣一愣的,半天没说话,一个拿出笔记本记笔记,另一个跑出去拦截格瑞。



“学长你.......这是在追求嘉德罗斯大人吗?”

受祖玛感染后的雷德一脸什么都懂但什么也不敢说的神情。



“大人?”格瑞嘴角难得地抽了抽,“我觉得这是养成。”


啊?

雷德不太懂,于是回去问祖玛,接着他什么都懂了。




3
外人可能不知道,但雷狮和格瑞是有几分交情的。

嗯....损友情谊。

比如偶尔雷狮在酒吧喝大了,格瑞就得半夜接到电话给他扛回来,而格瑞有时候需要整治某些人不得不用黑道方法之时,雷狮就会帮忙欺负人。

典型的两个老1之间的友情,尤其是这两人都是洞察力非常强的主儿,一方有难另一方立马懂,至于帮忙还是嘲笑就比较随缘,但总之谁也别瞒着谁。

所以雷狮发现格瑞最近提到嘉德罗斯的次数变多了,眼睛也变亮了。这非常可怕,嘉德罗斯用了一个月把格瑞的情绪带了起来,然后这一个学期里格瑞越来越像个....正常高中男生了。

“哎哟小和尚还俗了是不是啊。你看看你收到他的微信笑得跟什么似的。”

“他说到死也不会跟你撸串去。”

雷狮猛拍格瑞的肩膀使劲憋笑,“我跟你去和一天牛奶都不去跟他撸串。”

格瑞冷着脸,“我陪他去迪士尼玩一天旋转木马都行。”

——陪他做什么都可以,谁跟你玩儿啊。

雷狮面上开心地吞下一口狗粮。

“祝你好运,在出国前起码还谈半年,加油加油。”

“出国之后也可以谈。”

“你六月就走,打算怎么跟他说?”

格瑞不屑地瞥了雷狮一眼,仿佛他问了个什么弱智问题。

“这是事?”



4
嘉德罗斯不适合跟他比游泳,这是格瑞在水中项目上完胜对方之后下的结论。至于为什么....技术水平是一个原因,身高也是。蛙泳的时候格瑞长腿一划就能比嘉德罗斯多半个身位,这是难以弥补的。


“再来!”
“再来!!”
“再来!!!”

嘉德罗斯把水面拍得浪花狂闪。

格瑞选择上岸。

嘉德罗斯猛拽格瑞的脚踝,格瑞滑进水里。

下一秒就变成了嘉德罗斯的脚踝被抓住,他本人屈着身子被抵在凉凉的泳池壁上,面前是格瑞放大的脸,紫色的眸子斑驳着雾气,细密的水流从发稍流下攀着漂亮的锁骨,流经紧实的肌肉。

“你太嫩了。”格瑞在他耳边说。

嘉德罗斯感觉心跳都漏了一拍。紧接着,他感觉到格瑞的手有意无意地划过他的身子。嘉德罗斯未完全成型的肌肉在水下实在敏感,然而格瑞已经抓住机会上了岸。

后来格瑞回忆起这事儿的时候还会叹气说,可惜那时候没发觉另外一个机会,太心软了。这话也是玩笑,毕竟那是学校公共泳池。


“格瑞我们是在比赛啊!”


“我不是。”


格瑞蹲在池边看着嘉德罗斯那与冷水不符的高温脸红态。


“我在玩游戏。”

他顿了顿,又补上两句,

“现实版养成游戏。”

“好好想想。”


嘉德罗斯不明白,嘉德罗斯问祖玛。

蒙特祖玛意味深长地看着嘉德罗斯——用一种监护人的眼光。

然后祖玛说了,嘉德罗斯似懂非懂,“这是在骂我小孩呢还想养我?真是大胆。”

反正他是再也不去游泳池了,起码有格瑞的泳池绝对不去。嘉德罗斯想起自己那天奇怪的浑身发烫的反应,慎重地作出结论。

格瑞......确实很厉害也很帅气,不是个渣渣。嘉德罗斯心里盘算着,莫名又想到自己眼光很好一下就挑中了最优秀的那一个人,当然,是除了自己以外的最优秀!

不就是谈恋爱吗!谁怕谁!

嘉德罗斯气鼓鼓地想。

5

“不要你养。”

“我不是小孩。”

“你感情方面完全是小孩。”

“那我喜欢你,是不是可以算长大了?”

“...........”





6


后来他们的竞争比赛停止了,全校人都不知道为什么。

连雷德和祖玛都不知道这两人挑明了没有。

虽然格瑞还是会揪着嘉德罗斯的仪表问题不放。

嘉德罗斯很希望格瑞快点毕业,这样就不会有人再管着他这么严格了。他的想法非常单纯。

以至于到了六月份格瑞那届高考的时候格瑞约他出去玩,他都震惊了。

“你不高考??你难道不想毕业了??”

看着嘉德罗斯一脸震惊的样子,格瑞扶额。好吧,这一整年他似乎真的没有对嘉德罗斯说过自己要出国这件事。

格瑞从书包里掏出Cambridge的录取通知书。平静地解答“我这么久了一直忘了跟你说我要出国”。当初雷狮提醒他的时候他还说不是事来着。


“为什么要去那儿?”

嘉德罗斯还没缓过来。

“呃....因为乳蓄业发达...?”

“去多久?”

“本硕连读。”

“...你就一个人在雾都孤独终老吧格瑞。”

“对不起。”

格瑞没来由地说了一句,嘉德罗斯也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而说的三个字。好在格瑞完全了解这人的脑回路,又补上解释。

“抱歉吓着你了。只是我...不认为这事会给我们产生什么困扰。”

“我觉得你既蠢又聪明。”

“高考假想去哪儿玩?”

“游乐园。”

“上周你不是过了儿童节了?”

“喂你说谁是儿童了!!”

虽然他那天确实吃了个两磅的儿童节蛋糕,格瑞买的。

“那既然不是儿童....我们去酒店?”

.....靠!

“身为纪律部长你好意思吗。”



“你说的,放纵任性是强者的特权。”


“我的,嘉德罗斯小朋友。”

fin.


求评论Orz

想写国外瑞和高二嘉的时差+视频通话play啊……啊..............!!!

评论(9)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