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最近在打游戏/备考

【雷凯】叛逆 02

*私设现pa 雷凯only


前篇走

http://devilachen.lofter.com/post/1eacdea1_123fbb7a


因为我们都是叛逆的坏人。她这么说。


 
不知何时起了风,窗外的绿叶簌簌地摇晃着洒下金粉似的阳光,悉数落在女孩黑色的发丝之间。凯莉本想从容地撤回身子,而雷狮不会给她如此逃脱的机会,顺势便搂住她的腰,还饶有兴致地掐了一把,凯莉的身上似乎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嗯,起码身材是真的不错。
 


凯莉下意识伸手打掉那只不安分的手,但被一个比自己高太多的人如此牵制住身形实在有些狼狈,踮着脚若一下重心不稳,怕不是要撞人满怀,她堪堪扶住一旁的课桌。
 
 

 
“你吃错药了啊敢占本小姐的便宜?”
 

“这不是不想你走嘛,”雷狮居高临下地看着凯莉撇起的嘴,颇有玩味,“真可惜,现在是中午。放过你了!”
 


凯莉心想那不然你还想怎样啊。不过雷狮终于是放开她了,凯莉拎起书包边往外逃,末了也还是听见了雷狮飘出来的一句“晚上见”。
 


真是......凯莉默默咬牙,“没听过好奇害死猫!”
 



雷狮望着女孩故作镇定离开的背影,突然发觉其实同班同学做了快两年,他跟凯莉说过的话屈指可数。
 


高一刚开学的时候大家都不熟,井水不犯河水的,偶尔会有男生恶作剧捉弄班上的女孩子,这其中当然包括凯莉,谁承想凯莉根本不是那种会被恶作剧的一类,遇事之后从来只有一个结果,恶作剧者会在学校里无处容身。雷狮从没想过她是如何办到的,坊间还谣传凯莉是不是有什么黑道手段,可其实不过是那副伶牙俐齿解决了所有问题。
 


于是明知凯莉不好惹还去捉弄的人要么是疯子,要么是抖M,特喜欢被不带脏字地骂且羞辱的那种。
 


再之后由于每次大考她出众的文科成绩,一时间出了名。乖巧可爱好学生的人设就这么流传开。
 


凯莉一直坐在雷狮的前桌,每次学期新发课本的时候她总是会搬一大沓书,转过头来对雷狮说,“真浪费...”然而新书总是整整齐齐地码好放在雷狮的课桌上,一本不差。



当时雷狮就怀疑过这是不是凯莉暗恋他,后来发现是因为每一个发新书的上午凯莉都有学生代表会议,回来的时候座位上总是堆满书,就是这列桌倒数第一二排的,两套书。而从她平时码得整整齐齐的抽屉来看,她是有强迫症才...
 



凯莉明明从来不看男生的篮球比赛,却总是被金那个倒霉孩子拉去充当站桩啦啦队,大热天戴个超大的墨镜在烈日下帮忙看自家球队的物资,不耐烦也不会走。
 


她激励他人的方式更加气人,传说有个同学成绩一直无法提高向她求助,凯莉草草扫过对方的试卷便罗列了一大通问题把人损了一顿,意想不到的是之后那位同学再也不用担心他的学习。
 


——还挺可爱。
 

而雷狮那时候总是低着头玩手机的,他当真以为凯莉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好孩子。没想到啊没想到。
 



雷狮关于凯莉的印象不多,但每一个画面都清晰得历历在目。他竟然有些开心自己能找到,拼凑起一个姑且齐全的凯莉的印象而不是只记得一个标签化的形容。只要深究,他便发觉这个女孩是多么生动的站在他的回忆里。

这种感觉好像在拼一面面拼图,“凑齐每一格故事即可得到一只真正的凯莉小姐”的那种拼图。


 雷狮以为凯莉会躲他不再去昨晚的酒吧,却没想到这又是他的一次判断失误。等他将街边各个商铺扫过,寻找无果而踏进星海酒馆,却发现凯莉光明正大地坐在吧台最显眼的位置喝着鸡尾酒,和帕洛斯聊着天非常愉快——如果忽略那部被泡进啤酒杯里的帕洛斯骚包的手机的话。

我的老天爷,你怎么做到的。

卡米尔跟在身后咳了两声,像是建议他别傻杵在门边赶紧进去。



“这位小姐……”雷狮下意识理了理并不存在的领带,向前走去,“你,占了我的位置。”
 

“应该是'这位美丽可爱的,凯莉小姐。”少女歪着脑袋看雷狮,“这位先生真不好意思,先来后到。”

凯莉是叼着青苹果味棒棒糖的——在她取出糖果嘬了一口酒之前,雷狮还以为她抽烟。不过这拿棒棒糖的姿势确不是幼稚的小孩方法,倒显得更有成熟感。

毕竟半透明而晶莹剔透的硬糖反射着酒馆里花花绿绿的灯光,和在游乐园里看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情形。


凯莉又把棒棒糖含在了嘴里,托着腮盯着酒杯不知又在想什么歪主意。她今天淡抹了紫色的眼影。

“这可是我的地盘。不信你问帕洛斯。”雷狮一撑手坐在凯莉旁边,敲敲桌子,“照例。”

即使是善于伪装如帕洛斯此刻也不禁汗颜,逃似的去备酒,这两个人要搞事情一个祸害自己财产安全一个还可能毁灭他的人身安全,这真的不划算。

“你还是喝昨天那杯?这是口味偏好?”雷狮看见凯莉面前摆着的还是一杯Tequila Sunrise.

“所谓从饮酒可识人,”凯莉没抬头,“我不想让人通过我的酒品来分析本小姐,”末了还补一句,“尤其是你这种人。”

一个人在饮食上的偏好,甚至包括进食的习惯、动作,一定程度上都可以反映出这个人的性格和境遇,而酒为尤甚。

他偏要分析。

“通常我们喝这种鸡尾酒的时候是会搅拌的,目的为了把下层的烈酒混匀在整杯酒里,这样才是Tequila Sunrise的常规品味方式。”

“而你从一开始就没有搅匀它。这要不是你不懂酒——我想这个可能性不大,要不就是想把那口龙舌兰酒留到最后感受刺激。”


“所以,我猜你一点也不成熟稳重,喜爱探求新鲜刺激的事物,大胆放肆,喜欢静待猎物上钩。”
 
 
 
 “我说的对不对呀,凯莉小姐。”


雷狮把凯莉的下巴捏着扳向自己,然而凯莉拒绝四目相对。



她肯定是被说中了才这样死盯着别处。



于是又伸手夺走少女口中的棒棒糖,看着她惊讶的脸,把糖靠在自己唇边,伸出舌头舔了一圈,味道是不错。

“你们直男都这么喜欢耍流氓吗?!”凯莉下意识想夺回自己的糖果,反应了半拍又气又恹地放下半空中的手。


 “哈哈,我以为凯莉小姐混酒吧也是走流程的——和陌生人相遇,一起喝酒,说说深夜心事,暧昧,然后上床,玩一夜情.......之类的。”雷狮面不改色。


听闻这话凯莉倒是突然笑了起来,像是听到是什么天大的蠢事,“雷狮啊,你不会这么堕落吧?”

“虽然说人还是少点阶级意识比较好,”见雷狮吃瘪一样僵住的脸色,凯莉喝了口酒继续笑,“在这,和本小姐扯上任何关系,你觉得他们也配?”

这里的'他们'炮轰了不止在场的酒客,还包括了所有的普通民众。凯莉说这话的时候是根本像常识一样脱口而出的,可想语气之坦然。

“和人玩一夜情?雷狮你再叛逆,傲气还没有丢掉吧?你能忍受自己做出种马一般的行径……抱歉,本小姐可不会信。”她的脸色阴了下来,“雷狮先生,下次请你要分析人的时候,看清楚层面再来。”


旁边的卡米尔和帕洛斯一脸恍然大悟,然后又换上惶恐:雷狮大哥听了这话可不能不炸。

然而雷狮还真的没炸起来。他只是黑着脸问了一句骇人的话:

“那我和你的话,就能谈感情?”


“可以啊,等级层面上。”

这是凯莉今晚的最后一句话,说完她便跳下座位向门口走去。


而雷狮更加骇人地,不羞不臊地'重复'了一次之前的话,

“你会跟我相识,喝酒,约会,相互了解,然后接吻,拥抱,上床是吧。”


凯莉转过头吐吐舌头翻了个白眼,心里骂了句神经病。




“雷狮老大,您这话是认真的...?”

“大哥您真看上她了??”

噢,如果佩利今天在场,可能就要把凯莉绑回来放在雷狮面前了。可是帕洛斯和卡米尔这么冷静且行动力不高,除了问本人也没有别的好干的。

结果雷狮来了一句,“没有,我只是证实一下凯莉这人的背景肯定不简单,我要跟进,淦,怎么会有这么狂的妹子。”

卡米尔推了推并不存在的眼镜,“大哥你知道你身上的多巴胺分泌旺盛肉眼可见了吗。千年寡欲的和尚突然破戒的那种程度。”
 

帕洛斯纠正,“应该是吃惯满汉全席的人突然看上一道顶级法式甜点的程度。”

雷狮还看着门口的方向僵硬地点头:“嗯,是顶级。这段时间我回学校吧。”

“大哥你要分清楚自己是骚扰人还是追求人家。”

“我骚扰人?”雷狮毫无自觉。



卡米尔不想和直男说话。

帕洛斯发誓以后再也不认一个情感白痴的未开庖人士作老大。

全程错过的佩利表示不带我玩很生气。


tbc.
啊 好短啊……抱歉
本来想今天写完结果有个比赛耽误了不好意思
然后脑洞清奇啥都想写又一不小心飞出大纲
总之跪地Orz
这章应该叫,【互相看对方吃瘪很开心的疯魔组】。


对了 想问问...

想看雷凯激情互怼互撩的扣1⬅️不解释了

想看前男友话题的扣2⬅️这个可能出现凯相关的三角

想看家族揭秘的扣3⬅️这个要在文中解释太累了求放过

评论(17)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