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最近在打游戏/备考

【苗日】光源

是没有弹丸论破的和平世界!
高中生苗*家教创
【箭头明显但感情迟钝注意】
【我流ooc】
【是狗勾@single dog_百万单身险 去年的点文 我现在才写完 笑死了】

能接受请往下⬇️



日向创醒来的时候脑袋昏昏沉沉的,唯一令他感到宽慰的是自己在床上躺得舒坦,被子裹得严严实实。噢,想起来了,他拍拍尚有些昏沉的脑袋,今天也不知是怎么了,做家教的时候竟迷迷糊糊地睡在了学生的桌子上...


见鬼,出了这种状况,他这个月的零花钱怕是没有了。嘿等等,那自己是怎么回家的?

等等,这不是我家.....!

这岂不是意味着.....

还有....日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已经换上的睡衣,顺便撩开裤子看了一眼——还好,内裤没换。

喂!想什么呢日向创!这是苗木同学的家里!一定是他好心把你扶上来照顾的! 日向挠挠脑袋。

嗯.....功课还放在书桌上没收起来呢……显然是我没教完就出了状况导致他也没时间去想了....



“日向前辈!!你醒了吗?”

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是这个房间的主人,他的学生,苗木诚。

日向创应声开门,撞见那个一脸关切的少年。苗木仰头看他,“日向前辈好点了吗?”

“啊.....还好,有点晕罢了。”


“日向前辈躺好了我去给你倒水!!”

日向创一脸抱歉,病倒在学生家里这种事换谁都尴尬。

苗木飞快地跑出门又倒了杯热水,急得进门的时候差点摔跟头。

“前辈睡了好久呢,一定是平时太累了——这期间你的手机响了好多次,我看备注是几个打工店...所以日向前辈真的和传言里一样到处打工吗?”苗木诚顶着一张学弟脸开始老妈子一样的碎碎念,“日向前辈,一天打这么多份工真的很辛苦吧,你以后还是多休息,何况大学课业也不轻松...”


得,苗木诚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对人关心过度,或者说对他关心过度。看他认真地抓着你的手分析利害的样子,多么义正言辞,多么温暖人心。日向创知道这都是因为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经历坎坷,但他还是觉得,不太对劲。

“苗木,这次真的是意外。我勤工俭学到处打工也快两年了都习惯了...我身子骨没那么弱...”日向接过杯子喝了一口,揉揉那人茶色的头发,“我是不是吓到你了?抱歉啊...”

苗木诚点点头,然后又拨浪鼓似地摇头:“是很害怕但是不用道歉!只是日向前辈自己要保重身体!”


日向创笑着说好。



想来他们俩初次见面的时候是在小吃街的街角,那时候日向赶着要考微积分的结课考试,正买了面包一边吃一边走着,谁曾想有位朋友自行车刹车失灵,哐的一声两个人撞得人仰车翻,日向创脚踝折了,结果对面人奇迹般地只有擦伤。


这位令他缺了考挂了科伤了脚的朋友就是苗木诚同学了。据悉,当日他上学快要迟到,一不小心骑急了点儿。


日向创觉得自己真是幸运E,他这没有考试就没有奖学金,腿伤了还打不了工估计得暂停勤工俭学计划,怕是要断粮。


“要不这期间前辈帮我补习,做临时家教也可以拿工资呀!”苗木诚一脸抱歉,他们一家人在日向床边排排坐表示深刻歉意。



道理我都懂,可是我有点心理阴影。日向腹诽,然而还是接下了这份工作。只是原本说好等脚伤好了以后就不干了,但日向久而久之觉得这孩子除了莫名其妙会出点小事故以外都还好,尤其为人耿直善良,而做家教的报酬也不少——就继续做家教吧。拆绷带那天日向打了个电话给苗木,说自己脚伤好了,对面听起来一脸欣慰又隐约有点失望,日向心一软给他续了约。

“苗木君如果觉得我教的还行,有没有兴趣要一个长期家教?”




当时他就听到对面电话摔地上的噼啪一声,少年捡起手机充满感激地笑着,


“谢谢日向前辈!自从你辅导这次考试我成绩提升了百分之20!谢谢你愿意和我在——啊不是,谢谢你愿意继续教我!”



有那么一瞬间日向创觉得自己听错了些什么,那应该是口误。



反正当家教也只是自己打工项目之一,管他对象是谁呢?何况苗木诚虽然是见面第一天就把我撞了,但他本质上还是个很可爱很认真的小帅哥嘛。





虽然他不太明白为什么他的发小七海千秋评论等日向下课的苗木同学和自己充满了’homo‘的气息。时间久了连小泉同学甚至左右田和一都这么说他。


“苗木君,要加油啊!”路过的七海一边打游戏一边说。

“日向啊你们这最萌身高差都配好了,真刻意啊homo们。”左右田在旁边吹着口哨。

“homo日向君超——变态的!”西园寺躲在小泉背后吐舌头。

“哇啊啊啊日向君和苗木君是情侣款天线吗!”澪田的吐槽永远奇葩。


就连中了奖在国外旅行的狛枝都特地发信息表示了对日向君和苗木君“友好的问候”,日向不明所以。


过分了啊你们!日向内心咆哮。


不过他以前真和这些人不熟,也就这段时间才发现,不知怎么的原来大家都把他当朋友。


当然不论说什么,日向创坚持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工作,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他还有多少其他的工作,他是没有告诉苗木的。


但苗木的运气就是很好,他们老是能在某个小吃店或者文具店碰到——以顾客和店员的身份。


“你不是查过我吧?”

“真没有。我会尽量不遇见你的前辈!”

“说什么呢?是你运气好,通俗意义上说,这是缘分的一种吧!”


日向这么说着,就看见苗木的脸刷地红了。


“谢谢前辈对我的肯定!”
苗木突然来了个90度鞠躬。



日向创不明所以。

后来他们比起师生或者前后辈又更像是朋友了,常常一起打游戏,逛超市给日向的公寓补充零食,和苗木一起买文具教辅,诸如此类。这种事情日向平常总是一个人做完的,虽然他人缘不差。他以前从没有与人结伴的习惯,倒是现在意外养成了。他以前还没什么自信,可每当辅导完苗木的功课之后,日向心里总会涌出快乐和成就感。


和他一起总是很开心。




“日向前辈在想什么呢?”苗木伸手在日向创眼前晃悠。日向忙把自己从回忆里抽出,这才发现自己居然自顾自地走神了。



日向笑,“把手机给我,我去把不重要的工作都辞了。以后确实不应该这么辛苦。”



苗木的表情十分精彩,开心得仿佛下一秒就要泪流满面。他看着日向不停地敲着假名,一连给好多个店主发了消息。



“苗木,其实你改变了我很多。”日向突然说。

“以前我以为遇见你是一次意外,是神给我的一次惩罚,是我人生里的一片阴霾,因为你害我脚伤挂科没得打工,”

“可我现在觉得遇见你太好了,简直就像阳光一样。和你走在一起,和你交谈,我一点压力也没有——是就算你叫我前辈也不觉得生分的那种,而且过得也轻松很多安全很多...我要是没遇见你,打工过度在家晕倒了,得横尸半个月才会有人发现我吧。所以,当然要谢谢你。”




“前辈不要诅咒自己啊!“苗木低头,脸红到耳根。日向笑得很爽朗。


“而且啊前辈,其实撞到你那天我也缺了期末考...不对这不是重点....!”

他忽然正襟危坐,眼神也认真起来,像个要在教堂里宣誓的新郎。

“日向前辈你相信神灵的存在吗?其实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就是一个很不走运的人,老是遇到很倒霉的事情。像是那次我的自行车撞到你结果我伤了人还缺了期末考....”

“但是啊,冥冥之中总是会有人托住我,让我经历千钧一发的紧张,或者,也让我在这么多不幸中遇见了日向前辈这么好的人...我真的觉得非常幸运!所以我希望日向前辈不要太辛苦了,不论有什么困难也别折磨自己……”

“前辈这么善良的一个人,如果没有人在背后托住你的话,就让我来陪你走好了!”



日向以前也不是没接受过女生的表白,但这会儿他不太确定苗木这番话的性质了。苗木诚太善良,他好到不论说什么都像是对人的肯定和安慰。


但这是正经的表白吧,他想,那孩子的眼睛很温柔也很明亮。




“要试试在一起吗?日向...君?”

所以阳光元气的少年又补了一句。



“好,要很认真的那种在一起。”


































评论(8)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