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最近在打游戏/备考

【雷凯】叛逆(3-4)

【雷总醋了】
【有瑞凯 而且比较扎心】
【我不会讲故事】

前篇http://devilachen.lofter.com/post/1eacdea1_12419a71



3
说来也怪,雷狮这几天果然雷打不动地去了学校,虽然也就是在后排咔咔咔吃薯片滴滴滴玩手机那种,唯一不同的是凯莉仍旧被他拉下来“辅导学习”,不过不是在教室,而是去了中午人少的天台。
 
他们中学的天台其实是一片空中花园,植被丰富绿油油的,荫蔽也多,不怕晒。
 
——否则休想把凯莉小姐拉上夏日炎炎的天台。
 
说得好听是辅导学习,路过的人都会发现其实他们一个坐在秋千上吃棒棒糖,另一个在吊床上躺着,刷微博或者打游戏。两个人隔得不远也不近,刚好是起身就够得着,逃也逃不了的距离,于是说话声音也不用压着或者吊着,这样聊天舒服得很。
 
虽然雷狮瞪路人的眼神很凶,但也无法完全阻止舆论的传播。不久之后一篇匿名推送就啪地贴在了校园八卦公众号的头条:
 
“惊爆:恶霸雷狮与乖巧凯莉不得不说的秘密!!!”
 
凯莉滑到这篇推送,明显地印堂发黑,把手机一甩扔到雷狮身上,还在吊床上瘫着的雷少爷拿起手机草草浏览一圈,露出个邪里邪气的坏笑,嘲讽道:
“还三个感叹号呢,敢情您是热搜体质啊。”


凯莉这会却是不说话了。雷狮顺手关了这推送,就看朋友圈上一条有人发了句“胡说八道”,头像是一片全灰色,凯莉给这人的备注是大骗子。

雷狮不是傻子,这种事儿看一眼就能明白,于是他跳下吊床往秋千前一站,仗着自己身高压人一头锁了人去处,手机屏幕往那一摆,“这人谁啊,男朋友?大骗子?”


“就是本小姐传说中的,前任。”凯莉倒是懒得辩解。


“我校人士吧?”


凯莉白眼。

“那我猜对了。”

雷狮作恍然大悟状,随即发了个语音给卡米尔,“帮我查查一个灰色头像的……男性,我们学校的,应该高二或者高三吧,哦……什么?格瑞?”

他是有点惊讶,那人他有所耳闻,高三出国党,一脸混血样,可惜了,谣传是清心寡欲不爱妹子的。

那边卡米尔把对方的微信分享了过来,他便点开,发现除了那句“胡说八道”之外,他的动态是一月一发,全是以他为主角的扫街随拍——凯莉拍的吧,雷狮倒是记得她有不止一台相机。


接着他就发了个好友申请。


“你什么毛病?”凯莉见这人毫无顾忌地在自己面前查人,感觉怎么吐槽都不太对。

何况现在她看见自己手机屏幕上,“大骗子”给她发了条信息,“谈谈?”

谈,谈就谈,也没什么好谈的。


“雷狮同学,我有事先处理一下,让个路呗?”


“行。到时一个人哭了上哪找你?”雷狮挥挥手,不忘调笑一句。

“半夜待学校操场我也不用你管!”


倒是没否认会哭。



4.

所以这大晚上的雷狮翻了墙进了学校,还真拎到了在操场旁边单杠上吹风的小小姐。


“没去喝酒?”

雷狮一手把凯莉捞下来,跟抱月亮似的,“都蔫了。”


凯莉拍拍衣服上的尘,自顾自往前走,在大操场暗红的跑道上显得是那么小的一只。“我还没兴趣沦落成酒吧里逮到人就互诉衷肠的女人。”

其实雷狮腿长,三两步就能跨上前把这只暂时性变弱的小猫儿圈在怀里,但他还是任凯莉在前边吹凉风了,因为她正在讲故事——雷狮不喜欢她和别人的故事,但他要听。

“我刚接手摄影社的时候,他就跟着来了模特部,一来二去就.....熟了,就在一起了。”


雷狮想到女孩笑着拍下男生冷峭的侧颜的模样。


“你不知道这家伙不冷着脸的时候有多可爱——吃火锅的时候热气熏上他那张帅脸,长长的睫毛盖着眼睛,他的眼睛是紫色的特别漂亮。接吻的时候,脸会红,会低下头来咬耳朵说'我喜欢你',会把我圈在怀里一起看湖边落日——”

雷狮想说的是,我的眼睛也是紫的。

“他还会摸我的脑袋很温柔地给我一个吻,我以为他就是全世界了。我没这么相信过一个人。”


“后来啊其实不是我们出了问题,是我发现他这个人根本就是我哥———那个贱人为了家族财产继承权塞在我旁边的棋子!”

回头时,清冷的月光打在少女的脸上映出泪花。


他说,'我很爱你,虽然一开始我确实是被逼无奈'。

可是她自己是那样清醒的一个人,最讨厌破镜重圆的戏码,最讨厌牵扯太多的关系,最讨厌不明不白的误会。

“然后我对他说,与其让我无限重复看见你的脸就想起那只狐狸,不如好聚好散。”


“他说,好。”

“所以我说他是骗子,我看不见他的内心,从一开始就没看清过。”



至此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儿,凯莉是说到不想说,雷狮是太多想说的了。


“既然这样,那今天?”

雷狮还是问了个简单些的问题。

“不知道,只是我跟他说,不会再有以后,不会再有机会了。”

我不爱了。

雷狮忽然觉得看见了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孩在复杂的家族斗争中看似强大而华丽地站住脚,实际上背后中了多少刀她也没数过了吧。这样想来倒是和自己十分相似。

“我现在深夜陪你互诉衷肠,那么你会爱上我吗?”

雷狮突然问道。他抓住凯莉的手。



凯莉定定地看着面前俊朗的青年——也许面容还算是少年,但其骨子里透着那样的威严。手腕很疼,对方根本没打算放开。



魔女踮起脚尖给疯子一个凉薄的吻,软软的触感却没有附着任何温度。


“我想不会。”

凯莉用另一只手描摹着青年的脸部轮廓,露出有些惨淡的嘲笑。


“是绅士风度和我对这个故事的厌恶阻止了我现在把你摁在地上。”



她又一次没能抽身逃走。




tbc.

随缘完结了虽然打了tbc.......因为我觉得写到这已经挺好的了,雷凯还是适合留白吧不然真要写得累死我本来就不多的恋爱脑。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