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最近在打游戏/备考

【柠凯】深夜书店


*bgm配合【深夜书店-许嵩/洛天依】食用更佳
*柠单方性转 名字谐音
*是点文



*
凯莉是加班到凌晨两点的,他们公司因为接了一个比较棘手的策划案而忙得焦头烂额,就算是她这种能力很强的新人也不得不放弃美容觉的计划。大晚上的地铁也停运了,凯莉家也不是很远,于是选择了一路走回去。

市中心不存在寂寞冷夜,路灯照常亮得通透,只是人没几个,倒显得晚风萧瑟了。黑夜也不是黑的,光污染蔓延到郊区的如今,除了几片乌云以外什么也不见。凯莉扯了扯迷你裙的纱翼,裹紧粉色的棒球衫,漫不经心地朝前走。

有飞机闪着灯钻进夜空。凯莉想,原来再优秀的毕业生也要经历这种疲惫困窘的,倒也是惊喜的体验。好久好久以前她只身考到这座城市,几年来成绩一路优异着,学习玩乐两不误,顺手拿了人本硕连读五年的奖学金,然而毕业入职以后,还是得和普通人一样,赶早班地铁,等夜班巴士,有时加班到现在这个点,第二天也要照常出勤。

这个城市从来不会为谁停留,每天太阳升起,它就将时间重置,默认所有人都是满状态地迎接新的一天。

冷风实在是醒神得很——凯莉于是掏出手机请了早班的假。她都可以预感到以这个精神状态,早上必定睡死的现实。

凯莉不知道原来这条路上是有书店的。暖黄色的灯光透过玻璃门洒在店前的一片空地上显得格外暖和。路上人毕竟也少,这个点了,走着走着有些路灯便提前下班,衬得这家“Starry Café”独一份儿的亮。

这店看着很宽敞,供人停留的软座不太规律地码在落地玻璃窗边,分不清这是带咖啡吧的书店还是带书吧的咖啡厅。

凯莉揉揉被高跟鞋折磨得发酸的脚踝,信步走进书店,在这待一会儿也不是不可,夜路少走一段是一段。


*
安沥捷在书店里兜兜转转,终于找到了他哥给他推荐的《少年维特的烦恼》。他吐槽,我都青年了为什么还要看少年的烦恼?他哥安迷修捂着心口痛心疾首,“我的心就像维特那样浪漫烦恼而纠结!你看完之后,一定能体会到初恋热恋失恋的感觉的!”

安沥捷想,他哥可能只经历过失恋的。

安沥捷在读医学博士,他这种纯种理科生从来对文学没什么兴趣——上帝为你打开了理科生的门,就会顺带拔掉身上的文艺情感敏感神经。其实平时除了反应慢了点儿之外和常人无差,除开那些给他表白的女孩子总是被沉默击倒之外。

同学说他迟钝不近人情,但安沥捷知道不是的。他只是太习惯观望了,每每说话都要好好组织语言才行,就像导师批评他虽然课堂学习能力很强,操作也很精准,但总是实操不够果断,还在脑子里演练一遍才行一样。

什么时候能遇到一个让你有应激反应的姑娘,那安沥捷你这辈子估计就定下了。安迷修如是说。

门口的铃铛零零星星地晃起来,打断了老式留声机里流出的爵士乐,安沥捷越过书架看去,见一个裹着棒球衫却穿着迷你裙的姑娘走进了书店,看样子不是常客——毕竟这店是安迷修开的,安沥捷早把这当成私人书库了。

她把双手从袖口里伸出,合十状搓了搓又活动两下,拍拍衣服走到坐前台的店员面前,轻轻地问了句什么——书店安静,那姑娘便控制了音量,安沥捷听不清。接着,她便步步向藏书区走来。


再然后安沥捷和她对上了眼神。女生大概已经工作了,样貌却像是刚过十八岁那样未进尘俗的漂亮。她大概是好奇地看着安沥捷眨了眨眼,随后抿嘴笑了笑,唇语说了句“打扰啦”。安沥捷看着她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木讷地点点头,眼波随着她的身影流向“设计学书籍”区。

其实没有必要降低音量的——毕竟除了安沥捷和店员这儿也没其他人了。

......
好吧,其实他对这个姑娘有点好奇,还有点儿想听她的声音。在漫长的几分钟思考后安沥捷爽快地承认了这一点。

【我下车时,好像在做梦,马车停在别墅前面,周围一片朦胧的世界,我依旧迷失在梦境里,几乎没有听到灯火辉煌的大厅里传来的乐曲声。】

安沥捷翻到这一页,维特第一次见到绿蒂小姐——多丰富的辞藻也没办法描述出少年心里的欣喜若狂。安沥捷失笑,原来见到一个喜欢的女孩值得这么激动。流动的文字闪着光在他眼皮底下跳跃,于是他不禁抬头望向不远处的那位小小姐。

以他瘦瘦高高的身材来比较,那姑娘算是小巧玲珑的,特别一头过长的黑发让她整个人显得格外精致。她脸上没什么肉,棱角不至于分明但下巴尖尖的弧度明显,一双水灵的桃花眼中仿佛嵌着深海世界,垂头看书时可以发现她的眼睫毛又密又翘,倒像是将打下来的暖黄色灯光切得细碎而闪烁。
———或许是有着波光粼粼的海面的危险深海。

她眉眼鼻骨都生的极俏,更不用说那与嫩白肤色相得益彰的点坠了珊瑚粉色的薄唇了。少女读书时会无意识地抿抿嘴唇,有时又会轻轻张开似乎惊讶于某处句子,她的小表情很多,挠得少年感谢自己不论如何修仙仍是5.1的视力。

啊,安沥捷突然发觉自己这是在眼神上轻薄人家,顿时自己也脸上冒红。他揣着些不为人知的小心思,不动声色地向设计学书架隔壁的医学理论专区挪去。还好这是安迷修开的店,是自家的书库——安沥捷在这专门放书的地方正好给自己提供了方便。


*
凯莉推开店门时美式浓咖啡的味道顺着咖啡壶的气孔漫溢出来,凯莉深吸一口气,任凭暖意在身体里穿行。前台店员正磨着新鲜咖啡豆,听见铃铛声便转过身来,友好地一点头,算是招待过了。似是不忍打破气氛,凯莉踱步走过,看了一眼前台上陈列的菜单,有卡布奇诺的时候便不考虑其他——“嘿,小哥哥,可以给我来一杯咖啡吗?”

灌了一嘴冷风也不足以影响她的嗓音,凯莉说话时嘴角勾着一抹笑,像个活的搪瓷娃娃,愣是把店员也看得有点晃神——明明第一眼不觉得如何,卸下了风尘仆仆之后,怪人过分美丽。凯莉点了张桌子示意他回头送去,自己走向藏书区。



有人刚刚看着我,凯莉想着,从她进门开始便由目光追着她了。

定是打扰了某人的清净——啊。

她扫一眼书架,之间其后隐约站着个高个子男生,苍白瘦削的脸上没什么表情,也不只是发呆还是愣住了。虽然看不真切,却能隐约感觉到这是个美男胚子。

“打扰啦。”凯莉眨巴眼睛,笑得温柔又勾人。男孩露出的半截脸刷的一下红了。

真抱歉,也许扰乱了你的心神。

凯莉出身不太好,是孤儿院里被抱养的孩子,不过由于在外地上高中,她倒是很早就脱离了家庭,除了那个富商家庭每月给予她的大笔生活费是唯一的生活保障之外,她唯一的依靠就只有自己了。托漂亮的人皮和天赋异禀程度的口齿伶俐的福,她过得挺顺利,甚至可以说——太受欢迎了。以至于小粉丝和小黑粉都不少了,只不过倒没一个真正的朋友。毕竟每天对外那不算伪劣,却也起码是假冒居多了。凯莉倒也不觉得孤独寂寞,“自信到有点虚荣”那说的便是她本人,没有人看懂她才好呢!


所以她是个以捕猎者自居的人,对“猎物”的敏感甚至到了模式化的程度,刚刚那家伙,也太不知道遮掩内心了。

凯莉有意无意地经过男生所在的书架边,望见一张清丽俊俏的侧脸,松石绿的眸子嵌在眼里钻进书里,饶是过长的刘海加上经常熬夜带上的黑眼圈也掩不住五官的棱角分明。干净的白衬衫下透出若有若无的一丝酸柠檬香——与咖啡香毫无相融却无比清晰,就像这冷色系的男生本不应该待在暖色系的书店里,却依旧毫不违和一样。这可不是香水味,倒像整个人在柠檬里泡大的一样,清新冷冽。


凯莉只用眼角瞥他,此刻显得明智无比——他这张帅脸......真怕一不小心被反杀。

随意拿一本梁先生的建筑设计手稿开始翻看,不过一会儿,他果然耿直的走来了。但依旧羞涩,跑去翻那排凯莉看不懂的医学研究了。


好吧,凯莉想。反正在这待一晚上,我就等着看你什么时候敢过来。



tbc.


下面都是瞎逼逼的人设#

(医学博士生·柠
 
一直觉得换背景的话有些具体设定是要改的。比如占卜——放在凹凸原作背景下或者古代/蒸朋等背景下是可以保留的,因为那时有宗教玄学神秘学,而现代中国这种唯物主义时期,好占卜,神叨叨,那基本就是神棍了。柠因为是“圣女”背景所以有占卜能力的,可现代社会没有圣女。所以这个设定被我去掉了,改为柠檬天生就有点乌鸦嘴+敏锐的直觉。但是由于精准的乌鸦嘴导致柠檬稍微有点害怕说话,在直觉的判断也要先在脑子里组织一遍语言,久而久之养成了说话慢到有点脱线的性格以及典型的手比嘴快的行动派性格(原作里也是柠总解释不清楚or懒得解释就直接行动/推金下悬崖什么的情况比较多)。
所以在学校的时候老师说他实操水准过硬,后来工作做手术应变能力也很强,就是即兴问答不过关——后来做手术也是遇到紧急情况懒得解释就直接上刀的那种——跟着他的医护人员心脏承受能力都比较强。
 
室内设计师·凯
 
不是知世故而不世故的,而是太世故了反而很懂怎么让自己显得不世故。家里有钱但环境压抑,从高中开始就出来租屋住,典型的表现演人格,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有自己的原则和是非观和极强自尊心。社交工作上处于那种让你知道她不好惹/不普通但是并不刻意出风头。
“懂得收敛锋芒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然而被你柠看穿。)




【我简直是个孩子!渴望有人看我一眼!我简直是个孩子!】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