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最近在打游戏/备考

阴暗面的另一面的你

超大脑洞!
神座中心以及神日神可能算be

二代脱出的时候神座出流唤醒日向创的剧情吧?脑洞微妙注意避雷。







神座出流醒了。

他听到耳边有人说话的声音。

“神座先生你醒啦?那个...”
眼前的少年晃动着的呆毛表示他有点紧张。

哦,想起来了。苗木诚,雾切响子,十神白夜。这三个人将绝望残党送进希望更生程序,又让他们强制关机脱出。而这一切都归功于自己带来的盾子AI病毒。
而自己创造出来的日向创在程序里,大概是做了什么脱出计算的事,才会让他这样醒过来。——某种意义上,我得到了想要的结果。

脱出计算的结局。
作为回报,是帮助日向创。
我的认知里没有食言这种无聊的事情。




而面前这三个人想拜托我救人的神情,真是显而易见。
“神座先生?你现在还是绝望残党...吗?
谁说过我是绝望残党的。
我作为一个观察者的身份,受到了极大的贬低啊。
.......这好像是我上岛自首的时候说的。

“无聊。”

“神座先生说话了诶雾切桑……!”
“神座先生,你知道自己是从新世界程序里醒过来的吧?其实你在程序里面...咳,日向创在程序里面,答应过我们要帮忙恢复你身为绝望的同学们。所以就先把你唤醒了。你的其他同学,包括程序里存活的其他同学,还在暂时的休眠中。”
“不如说是他自己醒的...雾切桑。”苗木在旁边小声嘀咕。

无聊。
“那是日向创。”

“诶?!那神座先生是不打算帮忙?!”

“...无聊。”
啧,我和你们没有这样的约定。


和日向创是有的。

“......”
我从睡眠舱里站起来。久未活动过的身子有些乏力。

饿了。

“草饼。水。”
对着一脸紧张的三个人我缓缓吐出三个字。真是照顾不周。
【我什么时候开始学会一点点情绪的?】我也不知道。但现在的自己确实已经有“情绪”了。
只是这个可以做出预判的世界真的很无聊。


“???啊原来你也是会饿的人。”十神白夜嘲讽地看过来。

“啊啊啊啊腿被电线缠住了!痛!”一声闷响,我看见苗木诚以某种如同罪木蜜柑的方式摔倒了。

啊...可爱。这个不幸的幸运。


苗木诚一边困扰地解开越缠越紧的电线,一边面红耳赤地看着其他人。在他的目光触及我的时候,我看到他脸上流露出惊愕。

“神座先生...您这是...笑了??”
然后三个人跟见了鬼一样看着我。

笑?
大概是这突然的摔倒在我意料之外吧。...或者是有了情绪的缘故?
嗯。是这样没错。
想到日向创的笑脸要出现在我的脸上,还是蛮不爽的。不过也只是抿了一下嘴而已应该没什么影响。

我上前默默帮三人组解开苗木诚身上那越束越紧的电线。不用想也知道他们的表情有多惊愕。

“好漂亮...睫毛...眼睛...黑长直...”我听见苗木唇间微微吐出几个字。

“区区偶像这种无聊的才能,我也是有的。”我径直走向程序的控制台。

可想而知现在那三个人都黑着脸吧。



......
造一个AI很麻烦。不过比恢复要容易一些。为了把日向创和他的同学唤醒,我把自己的数据输入,在新世界程序里生成神座出流AE。AE效率很高,快速地改写了程序并进行了彻底的杀毒。

当然这一切以我的效率,在苗木诚他们从超市拿来低档草饼之前就已经完成了。
剩下的事情就是挑一个脑子比较好的人过来看住这里。

“雾切响子。过来。”
侦探警惕地走过来。
“根据我的思考,你是你们三人里分析力唯一值得信任的。虽然是没有'她'那么好用。”
她在听到'她'的时候眼皮颤了一下。
“所以,你听着。
看好这里,我要进去程序一趟。”

“又进去?可是程序坏了...啊?”十神插嘴。啧真是不礼貌啊。

“我的AI,正在修复程序。”

“AI?哪个AI??”这次是苗木诚打断。

“我刚刚造出来的神座出流AI。同时也会帮忙恢复你们的AI,销毁江之岛盾子的所有数据。”

我从他们的沉默中读出了一句——不愧是才能惊人。

无聊。

“那您进去的目的是什么?”雾切还算是个有礼貌的人。但是这样的问题我简直懒得回答。

“找日向创。”
随手拿一块草饼吃了,我再次把自己关进了连接舱。


如同逻辑深潜,我借助程序在脑内寻找着日向创。
这是我头一次嫌自己装满才能的大脑麻烦。想要在这里找到那个人格,如同大海捞针。
还好,我幸运地在滋生梦境的潜意识区找到了一片虚无之地,像是日向创会待着的地方。


-----ENTER PERMITTED-----

果然...是这里。如同废弃垃圾厂一般的地面,顶上是血红色的天空。
在用无数写着“希望之峰学园录取通知书”的纸张堆成的高塔上,有一个人,正坐在上面...

打游戏。或者说机械地按着一部根本没开的游戏机。




那个人抬起头,两双赤红的眸子对上了。

神座出流认得他,这是神座计划的最后,即将被消除人格的,日向创。当时他大概是拼尽了自己模糊的意识把
最后的一点自我藏在了这里。

“你好。”
他脱力地向神座出流挤出一个笑容。

神座出流知道这个人已经基本拥有超高校级的才能了。所以并没有那么好对付。而要带回日向创必须要将这个人杀死。

“你好。试验体556181.或者说,虚无先生。”这是那时候没有被赋予神座出流名字的他。

“你好,我的未来。我的才能。我的希望。”试验体已经知道了神座出流的身份和来意。不如说如今神座出流站在这里和他对话要找回日向创的结果,是他在几年前就已经预判出来的。“我就是那时的【虚无】。”

神座出流感到面前这个人带给他的强烈恶意。他算是明白当初为什么那帮家伙要清除自己的记忆和情感了。眼前的这个人...已经疯了。

混沌。虚无。

这个【虚无】,神座出流无法分析,但神座出流却被来自【虚无】的审判的目光洞穿。

“呐,你比我少一些东西,但是也比我多一些东西呢。”他说,“困在这里真是太无聊了。玩玩看吧?能做到的话杀了我的话也完全没问题哦!”

“多一些东西吗。那是什么?”

这两个人的动作快得离谱。【虚无】疯子般的攻击,神座以极致的闪避流躲开又还手,然而两人都碰不到对方一丝一毫,颇有以子之矛 攻子之盾的即视感。

“你这个被人利用的人,即使全才也毫无意义嘛!”

“呵。”

“所以说你这样的人才不是什么才能,什么希望,什么能让我喜欢起来的人呐!”


“无聊。”

......神座出流决定放弃思考。
以分析判断出手的话,这样永远也分不出结果。

交给本能。

他们在这个“世界”里无尽穿梭,期间把能拿在手上的东西都当作了武器。薄而利的纸张,发霉的课桌,沾血的手术刀。连空气都带着可怕的刺激性气味。

最后还是陷入了肉搏。两个人都没再用才能对打,而是正经的阴险的搏斗。神座出流终于伤到对方的同时自己也在流血了。

“神座出流。多么可耻!完美的你!笑话!你被我伤到了!被我!这种半成品伤到了!不错!才能什么的这些垃圾!根本就不需要!真是有趣有趣有趣有趣有趣*n……!”

“闭嘴!试验体!”

“试验体吗哈哈哈哈!我什么都不是了吗!即使如此我还是比你高贵啊!你这个失败品!真正的希望才不会受任何人的蛊惑!才不会见死不救!”

“......”

“你这样的人也会懂得悔改吗!会来找回日向创吗!没有感情的失败品!”

神座出流不想反驳也没有什么可以反驳。只是他本能地想让【虚无】去死,死得彻底一点。
他厌恶这样的自己或是日向创。

而两个精疲力竭的人在微微的停歇时发现了某些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东西。
一柄冈古尼尔之枪静静地躺在地上。
相当于预备学科时期的日向创的噩梦里,怎么会有这东西出现?

“bugbugbugbugbugbugbug!”

也许是同时察觉到了什么,就好像抓住了就能杀死对方一般,两个人同时扑向了长枪。



【虚无】向神座出流刺去长枪。

同时身体被瞬间从地上拔地而起的无数尖枪贯穿。

长枪终究还是刺中了神座出流。
血液染红了黑西装下的白衬衫。

【虚无】发出了诡异的笑容。“果然啊……”

“区区幸运,”神座出流恢复了往日的高昂态度,“可惜你没有。”

他推断出来的【虚无】缺少的正是在最后消除感情之前的一次试验所赋予自己的,不可预测的幸运,用不幸换取的幸运。于是故意让虚无拿到长枪,让他刺穿自己,然后换取幸运。


如同几年前那样,收回的尖枪让【虚无】摔在地上,向神座出流爬去。“呐...失败品。你最终好像误解了什么。”

“?”

“这不是创的噩梦。”
他笑着。
“是你的。”

所以才会有冈古尼尔之枪,所以才会有那些不应该存在于创的梦境里的东西。才会有他最不愿意看到的濒临绝望的创的【虚无】状态。

真是可笑啊,我的噩梦。
无聊。无聊。

身边的物体逐渐消失。【虚无】满满地在光影的效果下变回了那个普通的日向创。

“出流。”他开朗地笑着。“谢谢你。”
也哭着。

啧,他笑起来也没有想象中糟糕吧。

只是逐渐消失的自己很想要伸出手去拥抱他。可是自己已经不能动了。

“再见。”
他笑着,哭着。
“拜托你了。再见...我的承诺已经完成了。”

“还会...再见面的吧……”

他来不及听清长发男子口中最后的五个音节。

———OUT———
日向创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已泪流满面。


无数的信息冲击着他的大脑。


胸口好疼。


仿佛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还会...再见面的吧?”

【......】
【爱している】


The END.


#碎碎念#

其实觉得自己写得非常隐晦……因为视角的问题有很多没有表达出来的地方只靠文中某些微妙的地方表达出来(不知道各位有看出来没有)。然后神座聚聚其实到了最后才发现自己帮日向创回来的真正理由是爱他,然而这一切神座创是不知道的,创妹对神座出流的感情大概还停留在感谢。这是BAD END.


然后我是平行世界假说的支持者,所以写文热衷于开两三条线。并且我还是坚持想要创和聚聚能够过上幸福的日常所以这里还有没写出来的几条线参上:

①脑内找到的是日向创的噩梦—噩梦里只有预备学科的日向创—把创用嘴炮劝了回来——从此过上了脑内xxxx的幸福生活——神圣的兄弟情

②脑内找到的神座出流噩梦—长枪触发的是被动幸运(苗木式)而不是主动幸运(狛枝式)——聚聚没死——过上了脑内xxxx的幸福生活——爱情线觉醒

③神座出流没有找到日向创。(这个和原作接不上算什么可能性啦!)

评论(9)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