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最近在打游戏/备考

【失色】

-脑洞产物放飞自我注意避雷-
-ed后差不多十年。-
-日泉-主要想写小泉-
-路人视角-

展馆前围聚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海报表明这是某个人的摄影展,题名“失色”。排队的人多是身着正装——彰显了这次摄影展的档次不低。虽说人多,却是井然有序的,安静得只有通过安检的声音。我也是队伍中的一员,因为这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摄影师藤原的摄影展嘛。

而比起摄影展,现在眼前身着米色长裙的女人更令我留意。她是人群中唯一一个未着正装的人,红色的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肩上,与她那一副墨色的眼镜意外地搭调。女人被另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牵着,时不时男人低头和她耳语几句,两人发出轻浅的声音,音量刚好是让人不会感到不适的程度。女人似乎有些身体问题,走路不太稳,几乎是男人扶着她移动——感情真好,我想。

入场以后他们却成功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每走到一张照片前,男人就会事无巨细地把照片描述给女人听。安静的展厅内引起了不小的骚动,面对人们的不满,男人只是抱歉地微笑,带女人到另一个展板前继续给她描述。


“这一边...是废墟剪影呢,似乎是藤原在初中的时候拍的希望之峰学园废墟景...”

“希望之峰学园吗...有点怀念呢。这上面的照片我大概有印象,藤原入学的时候就是凭这一套照片。”

“也是,毕竟当年是你招她入学的。这次展览会有这个照片也不奇怪。”

“嗯...”女人脸上浮出略有哀伤的神色,像是勾起了什么往事。

希望之峰学园?难道他们是希望之峰学园的人吗?



“那个啊,这个女人明明是失明了,她男朋友却每周都会带她来这里,还非要把所有照片都给她说一遍,真是...矫情过头了吧...”
“但是怎么说有点可怜呢...”
“......”
失明?原来是这样啊。

女人在“看”完那一版的作品后似乎是哭了,男人轻轻牵着她走出了展厅。


—————————

“大家贵安。这里是藤原鹿,这次展览'失色'的举办人。”我们期待的主角终于出现了。“关于这次摄影展,对我来说意义重大,因为这是对我在一位导师的教诲下逐渐成长的过程写照。”

“那边的展板上是我最初被希望之峰学园招录所递交的作品。我记得那个时候,我承蒙原·超高校级的摄影师的她——小泉真昼前辈——的恩惠进入了重建后的学员,作为超高校级的风景摄影家。.................虽然她总是自谦只会人像摄影,但是前辈比我优秀太多了,是她一步步引导我向前走,向顶尖努力着。.............”
人群中引起了一些细微的讨论声,大约是围绕小泉真昼的,像我这样不关注人像摄影也非常喜欢她的作品。

“但是几年前...小泉前辈陷入了渺无音讯的状态,在场所有热爱摄影的朋友想必都知道这件事。我当时也非常担心,找了她好几个月,然后得知了一个悲伤的消息。”

“前辈她...她意外失明了。后来我们再也没有见过面,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所以这次我很希望能够把我对她的感谢借由这次的'失色',传达给她,即使她看不见。”

人群骚动起来,这次讨论的声音更加杂了——然后有人提起刚刚那个失明的女人,大概是和我想到一块去了。

那个女人,原来就是小泉真昼?

———————————

“日向君...我以为这几年我能够习惯了,失去视力这种事。”

“真昼...没关系的。”

“但是这样失去光明再也没有办法摄影,在什么场合都只能添乱的自己,比那时候的日向君还要靠不住呢...还有藤原她,我没能够把自己的知识讲授完就丢下她走了。但是超高校级的摄影家失明了,这么讽刺的事我不想———”

“这不是你的意愿,失明只是意外,真昼...别自责了。藤原她很感谢你,她现在也很成功,你已经做到了。”

“够了...”

“回家吧,你还有我呢。”


#之前看到过一个微博写一个失明的女生每星期她男票都带她看电影,不厌其烦地解释剧情的故事,于是有了这个脑洞。#
#至于为什么是日向君就当我想不出别人能这么好了。#

评论(5)

热度(13)